首页

言情

言教授,要撞坏了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言教授,要撞坏了: 分卷阅读7

    好,一个人在最后一排听得迷迷糊糊打瞌睡——她别的科目都很优秀,唯独在物理这门科目上不开窍,每次考试垫底。

    “阮谊和,”言征点名:“我刚刚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人,是故意整她吧?泼泼qun7/8/3/7/1/1/8/6/3  ,

    哼,要给他点颜色瞧瞧,让他知道阮姐也不是吃素的!

    阮谊和懒懒散散站起来,随口说:“你刚刚,念了我的名字啊。”

    众女生投来小刀般的目光——这个阮谊和,怎么完全不给男神老师一点面子啊?!

    “除了名字呢?”

    “没听见,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这真是……太拽了吧。

    阮谊和前排那男生偷偷回头看她,在内心暗暗佩服阮谊和这种完全不怕老师的胆量。

    言征对阮谊和出奇的有耐心,以往别的老师要是被阮谊和这么怼,肯定要翻脸罚阮谊和站到教室后面,甚至站到教室外面。

    “下课来我办公室。”言征给她的回应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继续上物理课。

    阮谊和看着黑板上清晰的板书,有种看天书的感觉……唉,物理这玩意,真的是学不会,学不会。

    过了不到五分钟就下了课,阮谊和装作忘了言征的话,从课桌肚里掏出一张揉的皱巴巴的数学卷子,把卷子展开抚平了正要开始刷题,却听那人阴魂不散地说——

    “阮谊和,过来。”

    本来是下课的时间,班上的学生有的在做题,有的正围在一起说话,这会儿全都齐刷刷把头扭向最后一排,看向阮谊和——

    大概是要看好戏,看她怎么跟新来的代课老师杠到底。

    阮谊和讨厌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,不情愿地拖着步子走向讲台。

    言征指了指讲台上那两本物理习题书,说:“帮我拿到办公室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这人自己没手啊?就两本书还要学生帮他拿,多大的威风?!

    阮谊和拿着那两本物理习题书,逛花街似的晃晃悠悠跟在言征后面走。

    整层楼就她最特殊,不好好穿整套的校服。

    其实阮谊和委实冤枉,之前在酒吧住宿,有一次和一个同居的女人吵架吵的厉害,那女人拿着剪刀二话不说就把她的校服长裤剪得乱七八糟,完全没法再穿出门。阮谊和也舍不得花钱再买一套新校服,干脆就每天象征性地套一件校服外套大摇大摆走在学校里,路人要多看她两眼也无所谓了——反正她打死也不会花冤枉钱再买这丑兮兮的肥大校服。

    至于校裤被人剪烂了这事,阮谊和也绝口不提,每次年级主任、校长逮到她不穿整套校服,她就一脸无所谓地站在那儿挨训,挨完训了就走人,从不解释半个字。

    到了言征的办公室,化学老师正好要来找他换课,看到了跟在他身后的阮谊和,于是调侃言征——“怎么样,言教授,是不是高中学生比大学生还难管?”

    言征似笑非笑看着阮谊和:“你说呢?你难管吗?”

    阮谊和不说话,气鼓鼓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难管。”言征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阮谊和撇了撇嘴,毫不买账。

    正经补习

    化学老师和言征换完课就走了,办公室只留下这两人,气氛极其暧昧。

    言征随手勾来一把椅子,放置在他的椅子旁边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他问:“还疼不疼?”

    阮谊和不理他,气呼呼的。

    言征笑了笑:“在别的同学们面前这么嚣张,敢跟老师甩脸色———怎么昨天晚上被老师操弄的时候就没了胆量?哭的像只小兔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阮谊和恼羞成怒:“不准说!”

    “好,不说,”言征也不生气,耐着性子说:“讲点正经的,给你补习物理。”

    阮谊和扁扁嘴:“………骗人吧,说是补习,又做那种事……”

    言征把习题书和教科书放到桌面,一本正经:“真给你补习,坐过来。”

    阮谊和将信将疑地坐到他旁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初中物理怎么样?”他翻了翻阮谊和那本几乎全新的课本,不用再翻她那本习题书也能猜到,习题书估计也是新的。

    阮谊和随口答:“勉强及格吧,不怎么样。比高中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言征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沓讲义,说:“那我就给你从高一的知识点开始讲。高考没多远了,现在能听懂多少基础知识就尽量听多少,至少到时候能拿全基础题的分。”Qun 7捌/③⑦①1⑻⑥3

    “其实我不在乎那些基础题的分,”阮谊和语气嚣张又欠扁:“我别的科目都很好,已经够考一所211大学了。”

    除了嚣张,还带着几分得瑟,潜台词是“看吧,就算我上课睡觉也比别人学习成绩好”。

    言征被她的幼稚模样逗笑,她这嚣张的语气简直像出自不懂事的小学生——这是等他夸赞呢?

    那就顺了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言征知道她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性格,于是温和地说:“这就说明你智商挺高,对吧?既然有这个智商,为什么不用它思考物理题呢?明明是考985大学的人才,就只有考211大学的理想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怎么感觉被他夸的还有点飘飘然了。

    阮谊和虽然不吭声,但心里还挺爽。

    所以她一高兴,就愿意静下来听他讲物理课了。

    这些基础知识对于言征这个物理系教授来说,与“一加一等于二”这种题的难度来说无异,但对于阮谊和这个好久没碰过物理的人来说还是颇有些难度。

    何况她一直对物理不开窍,初中物理老师说她这是缺乏想象能力。

    比如这一题,“一块大木块重8N,下列哪些情况下,它受的重力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