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言情

言教授,要撞坏了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言教授,要撞坏了: 分卷阅读5

    再也没力气挣扎,任由这个恶魔般的代课老师玩弄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小家伙,真不经操。”

    言征大发慈悲,放她喘息片刻。

    她像是被捞上岸的溺水者,剧烈喘息。

    ps:肉文嘛,大家别带智商看,爽就够了。哈哈哈哈求珍珠求评论

    被包养

    也不知被他折腾了多久,大量浓稠的白色液体喷射到她的身上,滚烫的让她浑身发颤,不知所措地望着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言征将这白色液体抹匀在阮谊和身上,黏的她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我想回家……”阮谊和咬着嘴唇,可怜兮兮地说:“回去晚了的话,奶奶会担心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就住我家,自己找个理由跟你奶奶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阮谊和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不要?”言征塞了一张银行卡到她手里:“听话一点。”

    她的第一次……就被这张银行卡给换走了。

    真可笑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她确实很需要钱。

    言征把手机递给阮谊和:“自己给家里打个电话,说晚上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阮谊和犹豫片刻,最后还是把手机接过去,拨通了奶奶的号码:“奶奶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要说话,言征却坏心眼地拧起了她胸前的小小红豆,拇指和食指反复揉捻,掐的那颗红豆微肿。

    “&039;怎么了呀,阿和?”奶奶在电话那头关切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奶奶……最近学校要补课到很晚,我、我…我可能要、要住校……”阮谊和结结巴巴地撒谎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要住校啊?”奶奶疑惑地问:“那你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唔………”阮谊和被言征弄得娇喘连连,最后匆匆说了一句“奶奶您不用担心。”便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坏啊……”阮谊和本来是要埋怨言征,可那语调听来却似娇嗔。

    “以后叫你阮阮,好不好?”言征把玩着少女最娇嫩金贵的地方,低叹:“真软。”

    阮谊和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就是个禽兽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言征耐心地给她把短袖校服套上,遮住那诱人无比的娇躯。

    “等下……还没穿那个……”阮谊和想伸手去拿那件被甩在一旁的内衣,却被言征抓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看你不穿内衣的样子。”言征隔着校服描绘她挺立凸起的小点,低声说:“才十七岁不到就是Ccup,以后可不得被我揉成E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无耻……”阮谊和挣开他:“这是在学校,你不要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某个无耻的人更加无耻地说:“我们可爱的阮阮,被老师在学校射了呢。他们肯定想不到,在学校沉默寡言的阮谊和同学,还有这么淫荡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随你怎么说吧,”阮谊和垂眸:“我就是为了钱,你要侮辱我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言征没想到这小姑娘会突然这么……漠然。

    “呵,真是个小骗子,”言征笑道:“做爱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冷淡,是谁主动把奶子送到我嘴边来着?”

    到底阮谊和还是个孩子,沉不住心气,被言征激怒,气鼓鼓地说:“强奸未成年人,你真是个变态!你……你以为自己的床、床技有多厉害吗?我觉得特别差劲!”

    她生气的时候,眉间微蹙,脸颊微微的婴儿肥鼓起来,看起来更可爱。

    言征不怒反笑:“差劲?那看来我刚刚没有满足阮阮这个小骚货啊。不过——是谁刚才哼哼唧唧地求老师操她?”

    阮谊和气的用小手捂他的薄唇:“闭嘴!不准你说这些话……”

    言征色情地舔了舔她的手心,引得她触电般缩回手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现在带小骚货回家,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言征给她穿好衣裤,把她从办公桌上抱下来。

    阮谊和双腿无力,刚一碰到地面就像踩在棉花上似的。

    “才操弄了一会儿就站不住了?”言征吻了吻她刘海凌乱的额头:“老师抱你下楼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阮谊和不吭声,但她确实累得一步都迈不开腿。

    言征看出来她的心思,打横把她抱起来,低声笑:“真是个娇气包。”

    现在已经很晚了,同学们早就放学离开,校园里空荡荡的,昂立高中平时也没有开道路上的摄像头。

    言征抱着把头埋在他胸膛的阮谊和,走到停车位。

    这是一辆布加迪威龙,阮谊和暗暗吃惊,没想到言征这么有钱……不过,他才三十二岁就当上了Q大的物理系教授,这才是更让人吃惊的吧……

    哼,什么破教授,明明就是个衣冠禽兽。

    看着是高冷禁欲系,谁知道把她关在办公室里做那种事时又成了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车开到别墅区,阮谊和彻底惊了……她这是,攀上金主了吗?

    阮谊和自嘲地想想,她还真是不要脸,为了钱,跟老师发生这种关系。

    浴室操到昏迷

    浴缸里的温水没过她的身体,滋润着每一寸白皙细腻的肌肤。

    阮谊和娇软无力地浸在浴缸里,任由言征的大手在她身上游移。

    男人把沐浴乳抹在她身上,阮谊和还不知道那沐浴乳有极强的催情的功效……

    樱花的清香味在浴室里满溢,阮谊和感觉身体越来越奇怪,明明泡在水里,却越来越热,躁动不安,甚至……觉得体内很空虚……

    “…嗯……老师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小小少女嘤咛一声,难为情地看着老师的大手把沐浴乳反复碾磨在她的大奶子上。

    言征眼底的欲色愈发浓重,沐浴乳本就滑,她的肌肤更滑,手下那触感简直妙不可言。他嗓音微微嘶哑,轻声说:“乖,老师给阮阮洗干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