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言情

言教授,要撞坏了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言教授,要撞坏了: 分卷阅读4

    “哭什么,”言征那微微有薄茧的指腹抚过她脸颊,给她擦干泪水:“做我的性奴,以后就不用去酒吧打工了,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呜呜呜……”阮谊和呜咽着,细细的腿乱蹬。

    去被言征一把分开两腿,用胯下巨兽抵在她腿心。

    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到他胯下巨兽的炽热。

    阮谊和被吓得说不出话来,一个劲地战栗。

    “唔,小可爱的奶头真甜。”

    言征含着那粉红的小红豆,用舌尖色情地抵触它,舔弄它,把小小红豆用舌头描绘地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阮谊和浑身有种极其奇怪的感觉,有麻又酥又痒,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,头脑里也一片空白了。但是……被老师舔的似乎……很舒服,舒服到她忍不住嘤咛一声,挺起胸脯,把小乳头往老师唇边送去。

    “小骚货,”言征偏不如她意,干脆放开了她,那粉红小豆挺立在空气里,没了男人爱抚舔弄,可怜兮兮的。

    阮谊和迷茫地看着言征,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破处

    “怎么,不是不要吗?”言征故意逗弄这个迷茫无助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那你松开我……”阮谊和软软地求他。

    言征在她耳边呵气:“给老师喂奶,喂饱了,就松开你。”

    少女羞得脸颊都变成粉红色:“呜呜……可是我没有…没有奶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?小宝贝这里这么鼓胀,里面装的不是奶吗?”

    言征捏起她的右乳,软软的一团正好被他的大掌覆盖。那滑如凝脂的触感,雪白的肤色,无不如罂粟般无声勾引着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太欺负人了……”阮谊和受不了这种言语上色情地挑逗,身体却本能地起了反应,花穴里流出汩汩蜜液。

    “老师怎么欺负你了?嗯?”

    男人说着,附身吻上那诱人的蜜桃。

    明明是有些暴力的含吃,又吮又舔,连连的挑拨让阮谊和应接不暇,却又让她爽的嘤咛不断,渴望被更多爱抚。

    吮吸时的啧啧声让阮谊和的耳根都羞红了,默默把头侧向一边不敢看压在她身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好好看着老师是怎么舔弄你的。”言征捏着她的下巴,强迫她看这淫靡的一幕,又说:“你不是也很享受吗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才没有……”阮谊和拖着哭腔祈求:“老师……你放过我吧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过你?”言征的指腹一寸寸抚过她的肌肤:“明明是小可爱先勾引老师的。”

    阮谊和欲哭无泪,徒劳无用地辩解:“我没有勾引老师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言征不紧不慢将她的牛仔裤扯下来,露出一双又细又白的腿,腿间隐秘地带早就沦陷,粉色的内裤中间濡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阮谊和挣扎着想踢开这个恶魔,却被他把双腿往上推,折成羞人的M型。

    “湿成这样啊,”言征屈起食指,隔着薄薄的内裤顶弄她的小蜜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嗯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骗子,”言征加大了指尖力度,隔着内裤按揉那敏感的蜜豆,引得阮谊和娇喘连连,又是哭,又是求饶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真的不要了,好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言征罔若未闻,将那可怜的小内裤扒下来,少女光洁的耻丘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白虎,”言征满意地拨开她下身紧紧闭合的唇瓣,蜜水很快沿着他的手指蜿蜒到掌心。

    “老师,求求你了……”阮谊和无助地祈求:“放过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宝贝儿,水都这么多了,不想要吗?”

    男人修长的食指向小花穴里探入几分,被温暖湿热包裹得紧密无合。

    “还是处啊,”言征低叹:“真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阮谊和瑟瑟发抖:“我怕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就疼一下。”

    言征解开西裤皮带,胯下那凶悍昂首的巨物让阮谊和一时间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么粗……

    塞进去会疼死吧……

    太可怕了……

    言征握着那巨物,缓缓塞入少女白净无暇的蜜穴,向内不断深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…痛……呜呜你快出去……不要了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言征的动作已经尽可能温柔轻缓,但阮谊和还是疼得险些晕厥过去,她的额头上冒着冷汗,被捆住的双手不能动弹,指尖紧紧掐着自己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放松,还没完全进去呢,”言征拍拍她的小翘臀,“再忍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屁股突然被抬高,阮谊和敏感得一个激灵,晶莹的液体直接喷射到言征的腹部,把他的白衬衫弄湿了边角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潮吹了,还真是敏感啊,”言征加快了身下抽插的速度,无奈她在高潮之中,小穴收缩得更紧,紧到男人身下巨物被卡在蜜穴中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阮谊和不懂什么是潮吹,还以为自己尿到言征身上了,一时间眼泪全部迸发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太欺负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宝贝,我哪舍得欺负你,”言征的大手揉弄着她雪白的双乳,“疼一会儿就好了,等会保证爽哭你。”

    那粗长的物件大力顶撞着蜜穴深处,一直顶到最里面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太深了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求老师轻点操你,”言征低醇悦耳的声音里满是情欲。

    阮谊和不甘情愿地哀求:“老师……求你轻点操我……”

    言征被她这媚样弄得心神不宁,附身吻住她的水润唇瓣,变本加厉地用力顶撞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嗯…要撞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言征低喘一声,恶狠狠道:“撞坏了才好,看你这个小妖精还怎么勾引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了……我快死了……”阮谊和彻底瘫倒在办公桌上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