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言情

言教授,要撞坏了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言教授,要撞坏了: 分卷阅读1

    ?

    內容簡介

    女主:一挨操就哭唧唧的小软妹,身体敏感度极高。

    男主:器大活好禽兽教授

    师生恋,高污慎入

    高H1V1現代校園H甜文

    代课老师

    昂立高中是B市最好的学校,不仅教学质量卓越,连校园环境也是数一数二的好。要逛完整个校园恐怕都得花好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校长老汪看到言征就喜笑颜开,热情地拉着他在校园里漫步,介绍说:“小言,你要教的高三一班,可是咱们年级最牛的班!我相信在你的带领下,这个班的成绩会更辉煌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言征淡然的态度和汪校长的热情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汪校长不介意,毕竟——言征可是Q大的教授啊!才三十二岁的年纪就当上了国内最顶尖大学Q大的物理系教授,这得有多高的智商!

    那这位教授怎么会到昂立高中来代课呢?还得从高三一班原来的班主任说起——

    高中特级教师言华是高三一班的物理老师兼班主任,由于常年操劳,身体健康状况越来越差,终于在某一天上课时倒下。送到医院抢救时被诊断为胃癌中期。言华的责任心太强,甚至要不顾生命安危给高三一班上完最后两个月的课,送自己的学生到高考考场。

    言征是言华的亲弟弟,为了劝他姐姐安心治病,主动答应给高三一班代课教物理,言华在一番深思熟虑之后终于同意去医院治病,让弟弟代替自己给高三一班上课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Q大教授言征今天就来到昂立高中了。

    汪校长简直喜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还没到盛夏时节,阳光暖暖的,但不至于热辣。

    这正是言征最喜欢的季节——四月初。

    校园里树木郁郁葱葱成排站在两侧,微风里夹杂着植物的清香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似乎很久没到高中校园里这样漫步了。高中校园和大学校园的区别还是挺大的,至少高中生都还整整齐齐穿着校服,小情侣也不敢明目张胆走在一起。

    偶尔有学生路过,会跟喜笑颜开的汪校长打招呼问好,看到汪校长身侧的男人则会忍不住多看两眼。

    言征和汪校长正并排走着,听着汪校长介绍高三一班的情况,却突然见汪校长变了神色,瞪着刚才路过的一个女孩的背影气的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汪校长本来还笑盈盈的,一看到昂立高中那个“女魔头”,瞬间就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被勒令“站住”的女孩漫不经心地停下脚步,转头,神色漠然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又”这个字脱口而出,看来她被校长逮住已经是家常便饭了。

    言征在一旁看这女孩,在心里猜测她是犯了什么错。

    女孩没有穿完整的一套校服,只随意搭了一件薄薄的校服外套,底下穿着紧身牛仔裤,衬出少女独有的纤细感。

    个头不高,大概一米六,偏瘦的类型。

    松松垮垮地扎着马尾辫,发色是栗色,也不知是染的还是天生的。栗色头发衬得她皮肤更白皙,是在阳光下简直要反光的那种白。

    “阮谊和,怎么不穿校服?”汪校长语气不善。

    原来这丫头就是阮谊和。是姐姐叮嘱过要照顾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校服吗?”阮谊和随手扯了扯身上那件过于宽大的校服外套,懒散地回答着汪校长,似乎完全不惧怕校长的威严。

    言征勾了勾嘴角,为了给汪校长留面子,在汪校长面前没笑出声来,但这女孩一副“有本事你来打我”的轻蔑表情确实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活脱脱一个叛逆少女。

    汪校长忍住怒火,又说:“好,先不谈校服问题。昨天晚上放学,五班那两个男生打架,据说是因为你。是吗?!煽动同学校内斗殴,阮谊和,你可真能耐。”

    阮谊和无所谓地笑了笑,语气里几分薄凉:“他们爱打不打,关我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汪校长差点气的吐血,据说五班那两个男生是情敌,都在追阮谊和,为了她那一句“你们俩打一架,谁打赢了我就答应谁”就大打出手,其中一个男生被打骨折。在高考倒计时六十天骨折可不是小事,那男孩的妈妈急得直哭,跑到汪校长那里告状,满口破骂阮谊和是“狐狸精”。

    “要上课了,我走了。”阮谊和淡淡地说着,完全不顾火冒三丈的汪校长。

    “等等,这是你们班新来的物理老师,你带他去一班吧,正好等会要上物理课了。”汪校长转头对言征说:“咱们一班好学生还是占大多数的,这丫头就是个例外。”

    阮谊和瞥一眼汪校长旁边这位高大帅气的男人,没想到他竟然是新来的物理老师。

    “一班在四楼,”阮谊和冷冷地对言征说:“我不喜欢和别人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转身就走人,一点也不给新来的老师留面子。

    你看看,这哪是学生和老师讲话的态度?!

    汪校长又要炸毛。

    言征笑着拍了拍汪校长的肩膀,说: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汪校长无比苦涩,再次解释:“一班真的很优秀,这丫头纯粹,纯粹是个意外!”

    “我姐好像对她挺关注的。”言征说。

    汪校长一声长叹:“那是你姐姐当班主任负责,有耐心,不然哪会管这种学生!你去准备上课吧,她要是敢跟你闹,你就惩罚她,不用因为她是女生就给她留面子!”

    言征只是淡然笑了笑,就往四楼高三一班的教室走去。

    言华在病房里还滔滔不绝地给弟弟介绍一班的情况,说到阮谊和这个学生的时候篇幅尤其长,确实给言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据说这个叫阮谊和的丫头,上课从来不抬头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