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窃玉: 分卷阅读2

    ,哪里还是当初牵着她的衣角,执意要叫她“姐姐”的孩子,如今的他,连李檀也有些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“母后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就在她有些出神的时候,皇帝已经步下台阶去迎她,李檀也打起精神,不再沉迷于对过去那个孩子的怀想中,专心去应付如今这个爪牙锋利的陛下。

    “多日未见,哀家来看看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慈爱,正好,朕本日事务已尽,陪母后一同用餐吧。”皇帝扶她落座后,便回到桌前,收拾掩卷,让人将那些文书全部都抬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檀只当不闻,看着流水般的菜肴一道道被端进来,专心美食。

    “听闻皇帝这几日专心国事,都未曾好好休息?”

    “是那些烦人的玩意儿又去母后那里多嘴了吧,朕无事,尚且应付得来,反倒是母后最近精神似乎有些欠佳,可是有何处不虞。”

    “皇帝多虑了,国事重要,哀家哪里有什么不虞,不过是年纪大了,有些春困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哪里称得上年纪,不过是此前操劳过多,耗了些心神,如今,母后 泼泼qun7/8/3/7/1/1/8/6/3尽可以好好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休息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最近春光日盛,母后不如去畅春园好好游玩一番,便是睡到日上三竿,朕也会叮嘱他们好好伺候的。”

    春光日盛?

    皇帝说瞎话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强了,殿外的瓦楞上凝住的冰锥都还没化呢,畅春园里哪来的春光。

    太后身体有恙,于畅春园休养,至于休息到几时,乍暖还寒,最难将息,便是真小病成大病,要在园子里休养个几年,也是底下人伺候得不好。

    皇帝都特意将自己的庭园让给太后将养,自然不会是他孝心不足。

    李檀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皇帝为她找好了台阶和借口。

    这孩子现在是越来越会打机锋,办事是越来越妥帖了。

    李檀有些想笑,为这长惠幼敬的和谐一幕。

    她这些年在皇帝面前放肆惯了,想什么就露在脸上,倒真的笑了出来,笑得向后仰倒而去。

    不巧的是,正巧此时上的是一道汤,一撞之下整个翻倒,白瓷碗碎了一地,汤汁溅湿了李檀的整个袖子。

    负责上汤的奴婢当时就吓得不顾满地的瓷片,跪在地上不敢求饶,只是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李檀看着那孩子白嫩嫩的手臂比柴火棍粗不了多少,额上的绒发尚没有褪去,支棱在额头上显得稚嫩可爱,一双杏眼里满是绝望,还强忍着泪水不敢哭出来。

    皇帝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,正打算开口,李檀抢了先,“皇帝不必生气,是哀家碰到了她,刚过完年,也不宜见血,罚些月例算了,瞧她这可怜见的,哀家看了都心疼。”v

    皇帝知道她于这些小事上最是有些多余的心软,也不欲逆她的意,只说了声“自己下去领罚”,也听不出是不是生气。

    衣袖脏成这样,也没法继续用餐,坤灵宫虽然不远,但入了夜,走过去还是难免怕受风。

    月宴便招呼着众人准备,打算让李檀先梳洗换衣,再摆驾回去。

    在庆元殿梳洗,难免有些出格,换了旁人,便是被淋了个透湿,也只能囫囵个儿回去受着。

    可这是李檀,是曾经把庆元殿变成自己半个居室的李檀。

    贰、唯余半室香窃玉(1v1,伪母子,禁忌h)(满河星)|

    7788732

    shuise

    贰、唯余半室香

    庆元殿中一下子人影往来,但却不闻吵闹之声,只有疾走之间裙摆摇曳摩擦的簌簌声。

    月宴有条不紊地指挥着众人清殿,上水,花瓣、皂角、香油、润乳、丝巾等一应用品放置在贝母匣中承了上来。

    李檀本只是想微微擦洗,换了衣裳便回宫,但进了雾气缭绕的浴室,还点了香。

    楠木粉混着白檀的气味让她从骨子里放松下来,烟气飘入鼻子,隐隐约约在温和的基调中多了一丝媚意。 泼泼qun7/8/3/7/1/1/8/6/3v

    是些微芙蕖的浓香,勾得她不由唇角上扬。

    看来月宴这小丫头,越来越会调香了。

    既然起了性子,她也就干脆不急着走,打算好好泡一会儿。

    毕竟庆元殿的浴池是最大最奢华的,她这个应该潜心养性的太后,寝殿里可没有这能容下十数人,引入四眼天然热泉充作浴水的池子。

    反正都已经出格了,不如享受一番,这天底下皇帝第一她第二,剩下人的嘴里说些什么,她可懒怠去听。

    月宴服侍着她褪下太后常服,便是常服也有层层叠叠的六七件。

    最外层灰青色的氅衣以江绸做成,质地厚重,配上绸面上用月白色和浅紫的丝线绣成的藤萝蝴蝶纹,颇为符合这位年轻的太后的性子。

    她便是个最不规矩的,偏偏要在面上端出一副庄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到底掩饰不到位,不愿用那些五蝠捧寿、葫芦双喜的纹案,她嫌不够亮堂,灰扑扑的,不是茄紫便是绛红。

    却也不想想尽管自己不过花信,可到底还是德高望